基金债券  > 基金研究  > 详情

"不看短期波动、不看行业兴衰" 睿远发新基金豪气自购3000万

(2020-02-14 出处:21世纪经济报道 )

开源证券免责声明 本资讯由恒生聚源提供,仅作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

  或许大家还记得去年基金业大佬陈光明的睿远首只公募基金开售一天,就卖掉600亿、吸金710亿、配售比例仅为7.03%的盛况。   这次睿远基金又将在2月18日发行第二只公募基金,还是熟悉的味道:设置60亿规模上限、明星基金经理、强调价值投资,不同的是资金锁定三年,你会心动吗?   基金业老兵带队,豪气自购3000万从睿远第一只公募基金的成绩看,实力不容小觑。兴全基金原副总经理傅鹏博坐镇,2019年3月26日成立,不到一年收益率近33%,今年以来收益率也有10.14%。当然这在公募基金中并谈不上傲视群雄,毕竟去年得益于基础市场回暖,所有基金公司都获得了正收益,但这给睿远第二只公募基金增加了底气。   即将发售的睿远均衡价值三年持有期混合基金将与上次一样,A、 C份额合计募集上限60亿。按照上次经验,C份额在睿远自己的网站上申购,配售比例较高,A份额在其他渠道,比例偏低。   睿远均衡价值的拟任基金经理赵枫,将在首募期间豪气认购3000万,承诺锁定期为4年。此前也有基金经理购买自己的基金,来为自家产品保驾护航,但这么高额度还是头一个。此前较高额度的案例是,中庚价值领航的基金经理丘栋荣出资1000万自购。   赵枫是证券从业20年的老兵,曾任鹏华基金研究员,融通基金基金经理,交银施罗德基金经理、专户投资部总经理,兴聚投资合伙人兼私募基金投资经理、研究总监,2019年加入睿远基金担任公募董事总经理。2005年8月加入刚成立的交银施罗德,曾出任投资副总监及首只股票基金交银精选的基金经理,到2008年1月28日卸任,始发规模38亿,后来扩到200亿,回报率368%。后来转任专户投资部总经理。2010年赵枫暂别公募界,2014年再次出山,与兴全基金前任副总王晓明创立了私募上海兴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近期由于疫情影响,这只公募的不少路演改为线上。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在一场路演中,赵枫谈到在交银施罗德的战绩时表示,即便在全球金融危机的2008年,“专户也没怎么亏钱,有些亏了5%,有些赚了5%-10%。2009年果断加仓,离职前平均收益超过90%。”   对于加盟睿远,赵枫称:“我是一个价值投资者,睿远是一个价值投资者大家庭。”   对于这只基金下周的销售情况,多位券商营业部人士表示看好。上次招商银行渠道为睿远首只公募销售了一半以上,这次招行是新基金的托管行,还是会“给力”。   一位券商人士对记者表示,一直以来营销是睿远的强项,睿远的创始人团队中,有一位招商银行原总行财富管理部财富产品负责人林敏,也算是有招行的“零售基因”。   不看经济波动,不避夕阳行业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首发,赵枫怎么看待市场变化?   一位券商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睿远在路演中介绍了对中短期宏观经济的看法,其中对疫情带来的经济影响做了乐观和悲观的两种预计:   假设2月10日各地开始返工,但不会出现反弹式修复,而是按照滞后以往一周的速率平移式修复,至2月29日,会损失9.1个标准日,对应工业增加值损失7899亿元。在这种情形下,损失不会持续至3月份。   假设2月10日各地返工,但修复速率较慢,恢复正常的时间较上述情形慢2周,则影响持续至3月14日。在匀速修复的情况下,会损失23个标准日,对应工业增加值损失2.0万亿。   赵枫在路演中指出:“疫情是一个短期的冲击,对企业工业增加值影响大约在5000亿元到1万亿元之间。对股票市场影响有限,即便上半年一家没有成长性的企业现金流打水漂,下半年恢复正常,对企业价值而言影响在5%左右,也就是股价跌5%差不多能抹平上半年现金流的影响。”   他还称,年后市场表现比想象中要强,原本以为首日下跌之后会探底几日,但由于货币政策的干预,以及机构投资者更加理性,因此反弹较快。他还提到,本次疫情对运输板块打击较大,但假使疫情上半年夏天到来之际结束,对该板块估值影响有限,长期价值仍有前途。   根据发售公告,睿远均衡价值三年持有混合基金为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股票资产占基金资产的比例为60%-95%。该基金也会通过港股通机制投资于香港股票市场,投资于港股通标的股票比例占股票投资比例的0-50%。睿远的新基金将如何挑选股票?   “自上而下”是赵枫反复提及的投资方法论。相比先看部分基金经理和天使投资预期宏观经济、追捧热门行业,赵枫想要一家一家调研上市公司,“不看短期经济波动,不看行业兴衰”。   赵枫认为,预测短期宏观经济波动错误的概率太高,有时候政府会通过政策干预对冲市场负面信息,投资情绪可能一夜发生改变,而且宏观经济与股市的相关性并没有那么强,“最典型的是2001-2005年,宏观经济很强但股市走熊。这其中的根本原因在于,2001年上市公司估值过高”。   赵枫也不看行业兴衰。他指出,TMT等热门行业的高增长导致大部分投资标的都比较昂贵,“这些行业都在‘抢钱’,很难抄到真正有竞争壁垒的企业。”而他的策略是,尽量避免过高估值导致的回报减少,“便宜买好货,预期很差的行业反而估值合理,银行、地产、周期性行业其实也不差。”   他举例格力电器,整体家电行业增速不如TMT,但股票创造回报较高。而一些夕阳行业也可以“捡漏”。他举例申洲国际这家港股成衣纺织品公司,“2008年至今股价涨了100倍,这是因为成衣行业出现了很大的行业变局,以前行业集中度低,后来出现了Zara、耐克等规模巨大的品牌零售商,上游企业订单量剧增,股价随之飞涨。”   对于企业是否优质,赵枫认为,最需要关注的不是利润,而是现金流。“有核心竞争优势、有竞争壁垒的公司才有创造现金流的能力,否则只是昙花一现。最明显的就是2015年上半年,很多公司现金流不错,利润很高,但只是行业需求带来的短暂红利,而当行业增速放缓,供需放缓,很多公司就裸泳了。市场上好的公司不超过10%,只有这些公司能给投资带来可靠的回报预测。”   此外,他认为观察一家公司,早期看产品及服务,中期看商业模式,后期看组织架构和企业文化。“良好的治理结构是 0和1的问题,我会回避有治理瑕疵的公司。”   2020年1月20日,由2019年权益基金冠军得主刘格菘出任基金经理的混合型基金——广发科技先锋获得近千亿资金追捧,超过900亿元的申购资金规模也创下了公募史上权益类基金认购之最。睿远的第二只公募基金能续写传奇吗?